貪欢: 10、第 10 章

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.xyzsw.net小燕子书屋提供的收藏榜小说 —《貪欢》 10、第 10 章(第1/4页)

    秦欢昨夜确实睡得很香,但不知怎的,临近天明就开始做噩梦。
    她梦见自己回到了桃花坞,三月春暖花开桃粉纷飞,天上扬着她最喜欢的纸鸢,爹娘还有舅舅就站在桃花林间深处,捧着她最爱的糕点,朝她招手唤她的小字。
    阿妧。
    她欢喜极了,穿着鲜艳的衣裙向着他们奔去,可奇怪的是不管她怎么努力跑,却始终没办法靠近,就在她焦急万分之时,身旁的桃林倏地烧了起来,他们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,最后消失在烈火中。
    爹爹,娘亲,舅舅。
    不要丢下阿妧一个人。
    秦欢满脸是泪的从梦中惊醒,呆滞的看着陌生的房间,不等婢女上前安抚,就抱着怀中的布偶跳下了床榻,连外衣都来不及穿便往外跑。
    她顺着昨日的记忆,绕过花园和长廊,一路朝前院奔去,脑子里什么也想不了,此时此刻,她只想见到舅舅,证明梦都是假的。
    等看到端坐着的沈鹤之,便想起了那梦魇,也顾不上规矩和害怕,委屈的扑进了他怀里,紧紧抱着他的腰,把眼泪水全蹭在了他的前襟。
    呜呜,太好了,舅舅没有不见。
    沈鹤之被抱得措手不及,浑身一僵,顿时忘了反应,任由她这么抱着,直到感觉有温热的湿意透过布料烫到他的皮肤,才回过神来。
    低头朝她看去,却只能看见小姑娘乱糟糟的脑袋,以及她紧紧攥着的布偶。
    他以前怎么没发现,这小家伙不仅娇气还是个小哭包。
    已经在舌尖要出口的训诫,转了转又噎回了喉咙,再出声时已经成了无奈的低吟:“怎么又哭了?”
    还不是因为舅舅不见了。
    秦欢说不了话,抱着他的手却更加用力,抽噎声也愈发的可怜,不论他怎么说就是不肯抬头。
    沈鹤之见她如此,猜测她可能是魇着了,梦魇之症可大可小,曾经还有人被梦魇活活吓死的,他不敢轻易将秦欢拉开,眉头拧紧又松,松了又拧,最后僵在半空的手,轻轻的落在了她的背上。
    皱着眉,无奈又生硬的开口道:“不过是个梦,有何好怕的,不许哭了。”
    人有没有安抚好,周淮是不知道,他此刻只想出门瞧瞧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他这表兄自小不爱与人亲近,被人碰过的东西不会再动,就连他小的时候也挨了不少教训,真没想到有朝一日能看到沈鹤之哄孩子。
    周淮就站在他的身后,探着脖子挤眉弄眼的往他怀里看,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