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佛不渡穷比: 382、魍魉(一)

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.xyzsw.net小燕子书屋提供的收藏榜小说 —《我佛不渡穷比》 382、魍魉(一)(第1/5页)

    好像蓝靛果的浆液和竹叶青混在一起,大片大片的蓝色和绿色。
    再倒点米曲,就是一壶好酒了。
    若鹿下意识舔了舔嘴唇,这个时候,蓝色和绿色分开来,界限变得明晰,好像是天空与湖水的分界线一般。
    他眨了眨眼睛,好像视野上方的薄膜被拿掉,景象清晰起来。
    蔚蓝色的澄净天空,直上云霄的参天大树,广阔平静的湖水,湖畔小小一处的茅草屋
    咦,怎么有点像师兄的破茅屋。
    四通八达的街道,高耸于其中的玉石像,焚烧灰烬的焦坑
    那不就是疏狂界么?
    若鹿抬手挠挠脑袋,浑身酸痛,很难爬起来,只能就这么躺着仰望天空,以及天上不甚清晰的疏狂界。
    为什么疏狂界会在天上?
    意识渐渐回笼,他想起来了。
    他同和光道友去碧湖捉拿凶手,结果中计,他掉入污泥阵法。
    和光道友应该平安离开了吧。
    然后发生了什么?他不太记得了,卷入污泥之后,他失去了意识。
    疏狂界在天上,也就是说,这儿是污泥阵法内部?
    说起来,他还是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疏狂界——从下方穿透厚重的土层
    现在想想,突然觉得有点可惜。
    师兄估计会当他死了,再给他立块碑,树下的那壶梅花醉说不定也会倒在坟头,着实可惜了,他又喝不到。
    要是师兄同和光道友一起喝了就好,那才没浪费。
    若鹿的心绪一会儿激动难忍,一会儿平静无波,就像分裂成两个人。说到底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,突然就成了这副和死了没两样的状态,不知自己在哪儿,也不知还活不活着,甚至连那个阵点都没能拔掉。
    他抚上心脏,一下重一下轻,一会儿快一会儿慢,难受至极。
    他一边长长地舒气试图平缓下来,接受自己如同死亡一般的事实。一边仰望疏狂界,想把它牢牢刻在心底。
    这时,他突然发现疏狂界下方立着几十根柱子,乍一看就像那些地柱撑起整个疏狂界一般。
    沿着地柱一路往下,一直延伸到他躺着的地面。
    怎么回事儿?这里是疏狂界地下?
    若鹿看向那些地柱,心脏突然砰砰直跳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